86版《西游记》火了30年:80后的时代记忆

2017-4-21 18:12:33   澎湃新闻    责编:仲平

4月15日,86版《西游记》的总导演、制片人杨洁女士因病去世,享年88岁。

该剧自1986年正式播出起,就深受观众喜爱。杨洁生前曾在节目中表示,她没有想到《西游记》能够红火30年。

她说:“《西游记》为什么能30年受大家喜爱呢?因为我们是在搞艺术,我们没有为钱,没有为名,没有为利,没有为奖状。我们这些主演,一个月80块钱、90块钱,一个月15块钱补助,大家没有一个人叫过苦。我们6年拍了25集了,不是一个月给钱,是一集给钱的,可是这一集得拍多久呢?最底层的工作人员才30块钱,他们也跟我们一样,用性命在拼搏,用心血在创造。所以当我写这本书的时候(杨洁2013年出版的个人首部回忆录《敢问路在何方:我的30年西游路》),我常常热泪盈眶。为什么我们能够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拼搏出这样一个30年不衰的电视剧,就是因为我们有那种精神。”

本文作者为任教十四年的“80”后宁波小学老师王悦微,她从观众角度,结合自身及几代学生的经验,回忆了作为一种时代记忆的86版《西游记》。她的另一身份是“微博红人”:@我们1班。这个注册于2012年2月的个人账号,讲述的多是身为班主任和语文老师的她,与小学生之间剔透有爱的小故事,至今坐拥粉丝50万+。

86版《西游记》拍摄花絮。

有一天看到一个帖子,讲到86版《西游记》播出这三十多年来陆续已经离开人世的演员们,在这些熟悉的影视照片中,看到了昴日星官,看到了牛魔王,还有宝象国国王。我悄悄地流了一会儿眼泪,觉得仿佛是一个时代的离去,连同我的童年。不知不觉中,这部电视剧的开播竟然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。2017年,这在1986年的我看来,简直如科幻电影一样遥远,如今却真实地立在眼前。

这三十多年的时间里,出现过很多版本的《西游记》,但最喜爱的还是86央视版。这不是因为先入为主,也不是因为念旧情怀,而是因为它真的好看,而且也确实是我们这一代人童年里不可分割的一块。1980到1990年代,是我的中小学时代。虽然一再蹲在电视机前把《西游记》看了一遍又一遍,但当听到邻居家的电视响起“登登~登登~登登~登登~”这一前奏的时候,我还是会飞快地跑回家,再次津津有味地看起那些烂熟于心的情节。

这部《西游记》贯穿了我整个小学阶段,以至于我现在回想起那时的暑假,总仿佛能听到那个主题曲,仿佛能看到自己歪倒在沙发上,一边舔着冰棍一边看电视的情形。电风扇在一旁呼呼地吹出带着热气的风,窗外的知了在拼命地叫,一声声拖得很长。记忆中,似乎每一年暑假都是这样过去的。

86版《西游记》之玉兔精。

86版《西游记》之老鼠精。

学校附近的小店里出售《西游记》的贴纸,花花绿绿的一大张,尤其是上面的女神仙和女妖精,头上戴着各色珠光宝气的首饰,眉眼如画,巧笑嫣然,真是开启了我童年的审美之路啊。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品。其实贴纸并不贵,但在我妈眼里,它属于那种不实用的玩意,是我不专心学习、老想着玩的罪证。而一直被委以班长大任的我,也只有装作乖孩子的模样,从不敢开口跟我妈要哪怕五毛钱去买。只有在其他同学摆出他们的收藏品时,我才能装作不在意的样子,不动声色地欣赏着一张张如今想来印刷粗糙,但在那时觉得精美无比的剧照贴纸。

当时,大概很多学校里的女生都跳过玉兔精的那个舞吧。我们学校也不例外,艺术节的时候,高年级的女生穿着印度舞的服装,露着肚皮,穿着纱裙,伴着“是谁~~带你来到我身边~~~”的时候,我觉得她真是太美了,也很伤心,因为既不漂亮也不会跳舞的我,大概永远也不会有这样在全校面前大出风头的机会了。

扮演玉兔精的李玲玉长得美又唱得好,演技也那么棒,一人分演骄蛮霸道的兔精和楚楚可怜的公主,一正一邪,转换自如,成了我当时崇拜的明星。还有唱“雨润红姿娇”的杏花精,也美极了,尤其是歌舞亮相的那个镜头,一阵仙雾里,杏仙手持花枝,裙袂飘飘,真好看。还还有,连黑狐精化身美女时候跳的那个舞,虽然是在妖洞里,也跳得别有风韵,身段妖娆。有了网络以后才知道,跳黑狐舞的那位演员叫韩凤霞,是空政歌舞团专业的舞蹈演员。

86版《西游记》之小龙女和小白龙。

《西游记》里的美人很多,小龙女的扮演者叫张青,她不选英俊的小白龙,反而喜欢那个多头虫,真是令我当时百思不得其解。扮演小白龙的王伯昭老师分明是个白马王子的化身啊。张青后来出演了《乱世香港》,在里面演个坏女人,那首主题曲我还有印象:“太平山下不太平,乱世风云乱世情”。还有《公关小姐》,这部反映深圳发展建设的电视剧,里面也有她。

玉面狐狸精也很美,讲话娇滴滴的,名副其实担得起“狐狸精”这个称呼。戏里有她对牛魔王的撒娇镜头,老牛急着哄她开心,这样的镜头竟然没让人尴尬。在那个年纪,看到屏幕上的恩爱镜头,小孩子可是会自觉地捂眼睛以示抗议的。

最怕的两个女妖怪是白骨精和老鼠精。杨春霞老师饰演的白骨夫人阴气重重,目露凶光,看的时候又怕又爱,钻到被窝里看,一有吓人的镜头,赶紧把被子拉起来盖住头。老鼠精也是很美艳的,偏偏要吃和尚,匆匆扫过的一眼里,我瞄到了和尚的骨骸,吓得一晚上没睡好。这两集对我来看,恐怖指数简直直追老版《聊斋》。

86版《西游记》之大闹天宫。

虽然三十多年前的特技不及今日好莱坞大片的特技效果,但戏中的腾云驾雾、变化多端依然让我看得如痴如醉,一度幻想如果自己也会七十二般变化,该如何好好利用这个本事——肯定要学着孙悟空的样子,给自己变出一大堆的零食和玩具。

对很多人来说,《西游记》不仅给他们带来过童年时的欢乐时光,还是一部爱情启蒙电视剧。“说什么皇权富贵,怕什么清规戒律”,在我不懂爱却向往爱的少女时代,被我哼了一遍又一遍。临别时,女儿国国王眼波里闪动的泪光,唐长老却决绝而去,只有在马上的微微一回首,看出了他心里刹那的迟疑。这首歌听了这么多年,总觉得吴静老师唱得最好听,深情、纯粹。后来看电影《后会无期》,听了万晓利唱的《女儿情》,竟也觉得很动人,这部电影上映于2014年,我已年过三十,再听这首童年和少年里耳熟能详的歌,中年的年纪里更多了些感慨。

86版《西游记》之女儿国。

《西游记》从十来岁看到三十多岁,每次一打开屏幕,看到熟悉的画面,不管这个故事看过了多少遍,总能又一次兴致勃勃地投入到情节中去。小时候是本能地凭着兴趣去看,长大后看了杨洁导演撰写的《敢问路在何方:我的30年西游路》,又看过不少关于《西游记》拍摄内幕的主题帖子,深深地感悟到:专业、敬业,才是这部电视剧这么多年来依然被人们念念不忘的原因吧。

我了解到当时不少演员一人分饰多个角色,比如饰演沙和尚的闫怀礼老师,还扮演了千里眼、太上老君、监丞、牛魔王;还有剧组里的武打、美术负责人项汉老师,还出演了顺风耳、黑熊精、土地公、强盗等诸多角色。还知道了当时拍这部戏就只有一台摄像机,也面临过资金不足的尴尬,以及演员们为拍戏受的伤、吃的苦。还知道了曲作者许镜清老师创作这些插曲的波折。看了诸多文字后才知道,这部戏之所以好看,是因为每一个细节上都有众人呕心沥血的付出。这么多人,如此精益求精地打磨一部戏,用如此负责的态度来面对这个作品,它能不出色,能不光彩夺目吗?

我2003年参加工作时候,教的第一届学生是“90后”孩子。当时我和他们聊86版《西游记》并无代沟,这是同属于“80后”和“90后”的文化记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教的学生也渐渐从“90后”变成了“00后”。现在的一年级学生,已然是“10后”孩子,“90后”的那届学生,有些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家长。而《西游记》的影视版本,也推出了一版又一版,张纪中版、张卫健版、程力栋版、张建亚版,层出不穷。影视资源相比于我们那一代人的童年,显得空前丰富,学生可选择的作品更多了。虽然86版的《西游记》不再有当年那种深入每个儿童心中的流行程度,但每每和如今这代儿童谈到孙悟空,还是会有学生眉飞色舞,讲得津津有味。那一刻,我有些恍惚,仿佛隔着漫长的三十年时光,我们的童年在此时重叠了。

导演杨洁(中)在86版《西游记》拍摄现场。

得知杨洁导演去世的消息,心头猛地一震,仿佛再次提醒我,一个时代结束了。张国荣、梅艳芳、沈殿霞、陈晓旭,那些曾在我们眼前风华绝代的人,都一个个离去了。无可奈何花落去,这真真是无可奈何之事,就如同要正视自己不再是个少年,我们终将也要正视偶像们的衰老。所喜杨老已得88岁高龄,安然归去,也是圆满一生。

在网络汹涌的怀念里,我的文章不过是沧海一粟。但我依然要送上我微薄而渺小的致敬。无论你我是否相识,在此时,我们心中的哀伤是一样的,不舍也是一样。感谢杨洁导演,感谢为这部电视剧兢兢业业工作过的人们,因为你们,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时代回忆,在我们这些陌生人的童年,留下了温馨美好的一笔。

下载IT之家APP,分享赚金币换豪礼
分享:
标签:西游记80后

相关文章

IT之家 - 爱科技,爱这里。

© 2006 - 软媒公司 版权所有